免费做免费做人爱视频的网站

第二十八章 陷入绝境的薇薇安

褚筝2020-04-14 14:45:10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将采摘回来的洗血草用三碗清水,连同我之前让你们准备的那些药材熬成半碗药汤,记得要用文火慢熬!”陆尘漫不经心道。

  唐韵点点头:“好,我马上让小妹去准备!”

  唐萱见姐姐这么一说,蛮不乐意的离开了大厅。

  陆尘这是从怀里掏出一把锋利的匕首,在用烛火炙烤了一下进行消毒。

  唐萱见状,蛾眉一拧:“你这是做什么!”

  “我要将城主的腹部剖开,将潜伏在体内的蛊给引出来!”陆尘一脸平静道。

  唐萱顿时急切道:“你可有把握!”攸关父亲性命,她怎么能不紧张。

  陆尘摸了摸已经消完毒的匕首,淡然道:“你既然选择了相信我,就要给我信心,况且,我的命不是还捏在你手上吗?”

  唐萱深吸一口气,强自压住心头紧张的情绪,道:“好吧!我不说了便是,你放开手去做吧。”

  陆尘嘴角向上勾起一丝弧度,等到唐萱将一盆鲜血端来大厅,他便毫不犹豫迅速下手,在城主高隆的腹部剖开一条指宽的小口子。

  可是诡异的是,划开一条伤口后,刀口周围丝毫不见鲜血流出,却喷出一股泛着腥味的暗绿色雾气。

  忽然,一只只指甲大小的灰色怪蛾从城主高隆的腹部争先恐后的飞扑而出,在数双目光的注视下,疯狂钻入了之前唐萱早就准备好的鲜血盆里,吞噬那些热气腾腾的血液。

  陆尘当即端起旁边的油灯,一把扔入血盆里,蓬的一声,湛蓝色的火焰猛地燃烧起来,在大厅里窜起数尺高。

  那些灰色怪蛾在火焰里,疯狂挣扎,发出一声声尖锐的怪叫声,场面十分诡异惊悚。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这么恐怖!”唐萱俏脸煞白道,她从没见过如此古怪的东西。

  陆尘神色凝重道:“这就是蛊,是巫神教最擅长的伎俩!”

  “巫神教?这个门派不是已经灭亡三四百年了么,我父亲身上怎么会出现这种东西!”唐韵吃惊道。

  陆尘没有解释,转头看向唐千钧的腹部,那些灰色怪蛾飞出来后,高隆的腹部明显扁平了下去,恢复了原状。

  他连忙找来细线将伤口仔细缝合,然后用纱布和一些金疮药粉末封住伤口,做好这一切,他才扭头对唐韵道:“蛊毒已经解除了,等会将汤药送上来,给城主服下,那东西可以清洗体内残留的虫卵!不出七天,城主伤势自然痊愈!”

  唐韵疑惑道:“你怎么知道我父亲中的是蛊,而不是毒!”

  陆尘淡淡一笑:“你是不是还记得,你父亲之前准备要杀我的时候,忽然引动了体内伤势而吐了一口血?”

  “记得,那又怎么呢?”唐韵越想越疑惑。

  陆尘解释道:“那血液里其实带有虫卵的,我也是在那个时候察觉到的!”

  “原来如此!”唐韵闻言,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唐萱站在一旁不解道:“那背后暗算我父亲的人到底是谁,还有,无双城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 暗算你父亲的幕后黑手其实就在城主府邸!”陆尘一脸淡然,但是却语出惊人。

  大厅的诸多高层闻言,顿时炸开了锅,一位身披重甲的壮汉怒视着陆尘喝道:“小子,你可莫要胡言乱语,在场的人都是跟随城主多年的老部下,谁会有心思去谋害城主,我看你,才是意图不轨!”

  “对,陈将军说得对看,大小姐,千万莫信这个外来人的鬼话!”

  “小子,你别以为救了城主,就敢在这里信口雌黄,老夫早就识破了你的奸计!”

  陆尘看着大厅里群情激奋的众人,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这些人可真是急躁啊!他都还没说是谁了,这些人就慌了神,看来唐千均的这群手下,也都是些中看不中用的酒囊饭袋。

  “各位,稍安勿躁,其实这个幕后黑手并不在大厅!”陆尘平静道,眼眸中夹杂着几分戏谑。

  唐萱闻言,顿时瞪着杏眸道:“你倒是快说清楚,能不能别拐弯抹角,总喜欢吊人家胃口,害得让大家误会你!”

  陆尘冷哼一声:“这个幕后黑手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简单!”

  “你到底想说什么!”唐韵凝眉一蹙,秀丽的俏脸露出几分柔媚的风情。

  陆尘故作神秘道:“你们有没有兴趣陪我去看场戏?”

  唐韵有些讶异:“看戏?”她实在搞不定陆尘心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神神秘秘,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幕后黑手在哪?”唐萱哼了一声,非常不喜欢陆尘这幅故弄玄虚的样子。

  陆尘摇摇头:“错了,其实我也不知道,只是有人告诉我了而已,真相即将水落石出,感兴趣的话,请随我来便是!”说完,便径直出了大厅。

  唐韵和唐萱两人相视一眼,一时都摸不清陆尘的想法。

  .....

  夜幕降临,无双城开始暗流涌动,错落有致的街道巷道内,莫名出现了许多神秘的身影,不知从何而来,也不知道从何而去。

  东城门附近,一座荒废已久的庭院,伪装成城主府邸侍卫统领的卫蓝背提着一杆银色长枪,推开庭院大门,缓缓走了进来。

  长满野草的庭院内静悄悄的,没有丝毫杂音。

  “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这里。”卫蓝环顾四周,声音低沉道。

  “嘎吱!”庭院内,一间屋檐挂满蜘蛛网的厢房忽然被人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位身材矮胖的男子。

  “见过大师兄!”周云海拱手道,态度十分恭敬。

  卫蓝面无表情道:“交代给你的任务完成的怎么样了!”

  “放心,那人已经没有机会再回到无双城呢!只是折损了‘雨花十三剑’!”周云海带着几分献媚的笑容道。

  卫蓝闻言,冰冷的表情略微露出一丝笑意:“这个陆尘的确很难对付,虽然折损了‘雨花十三剑’,但是相比而言,只要能夺取无双城那又算得什么呢。这次,你做得很好,没了这个陆尘的阻碍,唐千钧那老家伙是百分百死定了!今晚过后,这无双城就是咱们白虎楼的囊中之物,唾手可得。”他根本不知道眼前的周云海,其实已经叛变了,只不过这周云海掩饰得很好,说话半真半假,为人奸诈至极,很容易让人信以为真。

  周云海连忙拍着马屁道:“恭喜大师兄,贺喜大师兄,只要等宗门大军到达,咱们就是大功一件,到时候,可别忘记在师傅他老人家面前美言几句!”

  “哼,你只要把分内的事情做好就行了,该是你的功劳跑不掉。时间快到了,赶紧发信号吧,叫兄弟们立即准备动手!”卫蓝哼了一声,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

  “好嘞,早就在等您的命令了!”周云海点点头,憨厚的笑容看起来颇有几分阴险的味道,他低头从怀里拿出一根用圆竹巧制而成的信号弹,扯住底部的引线一拉,蓬的一声,一团刺目的白光从圆筒里极速射向夜空,然后猛然爆开,耀眼的光芒瞬间照亮方圆数十里,犹如白昼。

  这团刺目光芒亮起过后,那些隐藏在幽暗巷道里的影子亮出雪白长刀,纷纷窜了出来,气势汹汹,动作迅速朝城门的守卫军扑去,数量足有上百。然而,这些人刚刚靠近城门,却没想到,城楼之上突然出现数量众多的弓箭手,张弓搭箭朝他们疯狂一顿猛射,箭矢如暴雨般倾斜下来。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那些黑衣人惊呆了。

  “啊”“啊”“啊”...凄惨的叫声此起彼伏,在夜晚里听起来格外令人惊悚。

  “有埋伏,快跑!”一些反应过来的黑衣人惊恐的喊道,纷纷掉头就跑。

  然而,他们刚刚转过身,却震惊的见到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城卫军从四面八方包抄过来,直接握着手中

  长枪朝这些来历不明的黑衣人捅去,下手极为凶狠。

  残存的这些黑衣人还想持刀反抗,可是看到周围接连不断倒下的同伴,心底顿时一片绝望,其中有个黑衣人悲愤的吼道:“王八蛋,咱们暴露看了,有人背叛我们!”尽管他们已经猜出有人泄密,但是现在这个时候说什么都已经来不及了。

  ‘噗!’一杆长枪猛地刺来,洞穿了这名汉子的胸膛,临死倒地之前,瞪圆了眼睛,充满了不甘之色。

  这些黑衣人都是来自白虎楼的核心弟子,潜伏在无双城将近两年,本来计划一切执行得非常顺利,眼看就要圆满完成任务。可是没想到,关键时候,棋差一遭,遭人泄密背叛,导致苦心谋划的一切付诸东流,这些来自白虎楼的核心弟子们如何甘心,如何不怨恨那背后告密之人。

  他们在等功成名就的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内心都期盼着为宗派立功,为家族长脸争光,出人头地,没想到最后还是功亏一篑,让人在背后捅了一刀。

  可怜的白虎楼,就因为周云海这样一个小人物的贪生怕死,导致其宗门直接损失上百核心弟子,而且,在谋划夺取无双城的这两年,为了拉拢各方势力,耗尽钱财无数,最后,却还是打了水漂,成了梦幻泡影,真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