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做免费做人爱视频的网站

第一十六章 有口难辩

褚筝2020-04-15 10:45:03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四十四章

老同学

长华镇,几艘快艇停在码头边,一群人站在码头的公路边,公路一侧停着几辆警车。

张彦哲与在一旁焦急等待的叶盈见了面,只见叶盈眼眶含泪的说:“你怎么还知道回来,留在那个村子里得了!?担心死我了,听到那面有枪声,又看到陈老受那么重的伤,我还以为,还以为……”

“还以为我回不来了?哈哈,放心吧,我是金刚不坏之身!”张彦哲笑着,说完就一把将叶盈搂在怀里。

“哦,对了,怎么没看到柳萌,陈老爷子怎么样了?”张彦哲担心的问。

“枪战发生后不久,陈老就被送了回来,他伤得很重,腿伤已经得到了处理,子弹也取出来了。在你们回来前不久,柳萌从长华镇卫生院赶来,说陈老突然发烧不退,医生怀疑是脑震荡,也可能是颅内出血,怀疑是摔的那一下造成的伤害,卫生院里没有好的医疗器械,无法继续医治,卫生院就安排救护车送陈老跟韩静芳转院到市医院了,我本来想跟着一起去的,柳萌怕你们回来找不到我们会担心,就让我留在这里等你们。”叶盈喃喃地说。

听了叶盈的话,张彦哲脸上升腾起了愁云,他开始担心起陈老的病情,一直以来,围绕着豫华山,围绕着张家沟村,围绕着那个诡异的宅子,发生了太多太多力气的事情,也发生了太多太多意想不到的危险,从他内心深处,他不愿意再让更多的人受到伤害,尤其是在这一切看似即将揭开谜底之前。

随后从叶盈的口中,张彦哲得知,在他与陆皓离开茅屋不久,茅屋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一个黑影从窗户潜入,来到韩静芳的床边,在韩静芳的衣服和背包里翻腾什么东西,当时因为自己睡的浅,被惊醒看到了这一幕,叶盈迅速打开手电筒去吓止,只见那人带着头套,从身形和头套内那个熟悉的眼镜判断,那人是潘东明,而且他在找东西,而此时陈老和柳萌也醒了,那个人就匆匆从窗户逃跑了,也就是在那之后,叶盈才给张彦哲发了那条至关重要的短信。

……

张彦哲沉默了许久才说:“我想那个人就是潘东明,他在找那枚玉佩!”

“那太好了,这下一切尘埃落定了。”叶盈笑着,眼睛眯成了线。

张彦哲则看着张家沟村的方向,若有所思,嘴里说着:“但愿吧!”

……

另一旁,林海与前来汇合的警员交代完工作后转身对陆皓说:“老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的另一支小组,昨夜在长华镇抓捕到了潜逃的宏业帮帮众,现在那四名匪徒已经归案了。”

“哈哈,那太好了,这下可以为牺牲的同志报仇了,这回要让他们好好地接受审判!对了,刚才听你说长华镇派出所现在警力不足,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陆皓听完林海的话,瞄了一眼停在路边的一辆押送车说。

“我正要给你说呢,目前津桥连环案主谋及主要参与人员均已落网,我刚刚请示了董国明局长,他指示,为了你们的安全考虑,接下来让你们随我们一起回津桥,完成最后剩下的案情。”

……

一路无事,过程不表,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张彦哲、陆皓、叶盈随着林海的押送队伍,一块回到了津桥市区,潘东明和宏业帮的彪哥、亮子、猪皮、虾米等人再做完简单询问笔录之后被收押,这个困扰津桥市近两个月的连环案件也基本得到了告破。

回到市区,已经是下午三点,张彦哲、叶盈、陆皓三人去市医院看望陈老。津桥市医院住院部大厅,正当三人准备坐电梯上楼时,听到身后有人叫张彦哲。

“哎呦!张彦哲!你怎么在这里啊?!”

张彦哲转身,循声望去,看到身后一位穿着白大褂,戴一副黑框眼镜,身材高挑,五官标致的女医生站在那里,定睛一看才认出,此人正是他的高中同学王美娜。

“王美娜!嘿哟,这都四五年没见了吧,你!你在这里上班?”张彦哲连忙上前搭腔,看到王美娜的制服,礼貌性的询问着。

“老同学,这四五年你可都没变啊?听说你现在可是个大作家啊,估计我这小医生可高攀不起喽”王美娜推了推眼镜,笑着打趣说。

“呵呵,老同学说哪里话,苟富贵,勿相忘。更何况我这就是靠写字挣口饭吃,你玩笑啦!”张彦哲被说的有些害羞,红着脸尴尬的说。

看到张彦哲的反应,叶盈心里有些酸酸的,站在一旁用手指轻轻戳了一下张彦哲的背,喉咙里也轻咳了一声。这时张彦哲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正要说话,却被王美娜看在了眼里忙说:

“哎呦,这还藏着一个妹妹啊,彦哲你也不介绍介绍啊。”

听到王美娜的话,张彦哲心说我靠,这哪是老同学重逢啊,这王美娜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俨然一个原配路遇小三,当街对峙的场面啊。

其实早在高中时期,长相清秀,为人正直,又身披一身才气的张彦哲,一直是班上很多女孩的择偶标准和追求对象,只是在那个年代,在那个环境,是不允许有太多除了学习之外,其他的想法的,只不过王美娜或许也是那群女孩中的一个。

张彦哲连忙给三人互相介绍:“哦,不好意思,忘记介绍了。盈盈、哥哥这是王美娜,我的高中同学;美娜,这位是我的堂哥陆皓,是一名侦探。这位是叶盈,我的女朋友。”

张彦哲介绍完,王美娜只是礼貌性的对陆皓点点头,然后就将目光停留在叶盈的身上,端详着说:“叶盈,夜莺!好名字,人也漂亮,张彦哲好有福气哦。”

听到王美娜夸自己,叶盈很大方的伸出手说:“你好!我是叶盈,彦哲的女朋友,很高兴认识你。”

王美娜看到叶盈的表现很意外,他本想着这个看上去小自己几岁的小女孩,能被自己的不善之举吓得出洋相,谁料叶盈的定力这么强,出乎自己的预料,她开始对这个貌似抢走他曾经暗恋对象的女孩,产生了些许的好感,于是她伸出手微笑着友好的握住了。

“大家好,我在这个医院当医生,目前在神经内科,有什么事情可以来找我,当然我不希望大家有病了来找我。”王美娜说完,莞尔一笑,露出两个深深地酒窝。

……

“王医生,王医生,快去看看吧,刚刚收治那个叫陈劲的老人,这会状况不太好,一直在呕吐!”此时从电梯里走出一个小护士,焦急的说。

“陈劲!是那个腿部中枪的陈老先生么?”陆皓听到护士说陈劲忙去询问。

还没等护士回答,王美娜就连忙收起笑容说:“快!上去看看!”

王美娜一边说,一边跟着护士王电梯走去,张彦哲、叶盈和陆皓也紧随着上了电梯。

“你们认识这个病人?他是我的病人!”电梯里王美娜认真的问。

张彦哲接着说:“我们三人这次就是来看望陈老的,陈老是一名退休警察,因工受的伤,我们来探望,就是想看看他的病情。”

“陈老是津桥市局派人送来的,说是一名老干部,让我们全力医治,陈老的情况并不乐观,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核磁共振显示,脑内有少量出血,怀疑有脑组织挫伤,担心后期会有脑积水现象,所以医院正在做进一步观察,计划做开颅手术。”王美娜一脸严肃的对电梯里的所有人告知着目前陈老的情况。

“那就麻烦王医生了,一定要把陈老的病治好,他为这个案子付出太大了。”陆皓一改往日的直爽,一脸愁容的轻声说。

叮咚——电梯到了6楼,王美娜和护士戴上口罩,飞速的冲出电梯,朝ICU病房跑去,扔下一句话:“你们放心吧,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更何况他是为了保护我们城市的英雄。”

……

夜里十点,ICU病房门前灯上显示着“手术中”三个字,病房前的长椅上,柳萌披着陆皓的外套依偎在叶盈腿上睡着了,张彦哲焦急的在病房门前踱着步,陆皓始终在一侧露台上打电话。

“还没出来?”陆皓打完最后一通电话,走进走廊问。

“没有呢,已经三个小时了,听护士说是在做开颅手术,有一定的风险,陈老也没有子女,这一伤真是让人担心啊。”张彦哲叹了口气说。

陆皓看了看医院安静的走廊,示意张彦哲跟着他一起到露台抽烟。露台上,陆皓点完烟抽了一口对张彦哲说:“我刚才了解了情况,津桥市局对陈老的伤很重视,已经按照工伤流程治疗,董局说要找最好的医生,用最好的药,一定不惜一切代价把陈老治好,所以这一块我们不用过多担心。”

张彦哲接着说:“嗯,这样的话最好。我刚才去看了下韩静芳,她的家人已经来了,正在悉心照顾,她的状况很好,刀伤因为在茅屋得到了及时的救治,伤口愈合的很快,医院预计再静养几日,便可出院。”

陆皓似乎想起了什么又说:“哦,对啦,我刚刚联系了一个我的战友,他的老婆是日本京都医院的脑科医生,听说当年他的老婆在日本留学主攻医学,因为成绩优异,被留在了那里工作,我的战友说如果有需要,可以随时联系他,他可以帮忙安排医治。”

“那真是太好了!但我祈祷陈老最好不用去那里。”张彦哲看着夜空的繁星,淡淡的说。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