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做免费做人爱视频的网站

第一十章 :美人献身

褚筝2020-04-15 20:45:00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跑到摊位前问,“同学,你们这是什么社团啊?穿着打扮那么奇特。【】而且摊位还没有社团的名字。”

  等我这话刚出口,那两名身穿道袍的年轻人,顿时热泪盈眶的握着对方的手,“兄弟,我们要成功了。总算有人来问我们了!”

  听到道袍年轻人的话后,我这才发现!原来这个摊位还有一点和其它摊位不同!

  其它摊位最起码还有三三两两的同学围着报名,想加入社团。而我面前这个摊位,除了我以外就只剩下两名道袍年轻人!

  我见道袍年轻人还沉溺在喜悦中,特地把嗓音提高了好几个分贝,“请问,同学!你们这是什么社团!”

  等我说完后,两名道袍年轻人才算回过神来。只见两名道袍年轻人清了清嗓子,随后故意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指了指摊位上挂着的八卦图。

  “哦,我知道了。你们这是八卦社,专门研究八卦、易经的对吧?”

  等我说完,俩道袍年轻人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

  “伏羲八卦社?”

  俩道袍年轻人听后,又一同摇了摇头。

  “那你们到底是什么社,在卖关子我就走了。”,我实在不明白,他们指八卦图是什么意思。

  这俩道袍年轻人就像双胞胎似的,默契值相当高!当我提出自己要走的时候,他俩不约而同的跑到我边上,分别抓住我的左右手,“嘿嘿,同学,别急着走嘛。我们这是玄学社,研究玄学的。”

  听到道袍年轻人的话后,我有些汗颜。玄学就玄学嘛,他俩干嘛要挂副八卦图呢?虽然八卦也属于玄学的一种,但玄学包罗万千,岂是一副八卦图能代表的?答案自然是,不能。

  光凭这一点,我就可以断定,面前这俩道袍年轻人根本不懂玄学。就算懂,顶多也就是个入门级,研究过一点八卦的家伙。

  再说了,这俩道袍年轻人的智商似乎有些让人堪忧!在人来人往的地方,他们挂着一幅八卦图,谁知道他们是什么社?说不定他们明着写玄学社,还能吸引一些对玄学有兴趣爱好的同学加入。

  结果俩道袍年轻人都要装*,想让同学们觉得他俩高深莫测,摆个八卦图在外面。这就是一起典型的装*失败案例!

  我懒得搭理这俩道袍年轻人,推开他们抓着我的手就准备转身走。

  谁料!穿青色道袍的年轻人不肯放开我,“同学,同学,你别走啊。难道你对我国悠悠五千年文化不感兴趣?要知道,玄学可是咱国家的国学啊!”

  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感兴趣。当然,不感兴趣不代表我对玄学没兴趣。相反,我对玄学非常感兴趣。我不感兴趣的,是玄学社!因为我觉得,自己懂得比面前这俩道袍年轻人要多得多,自己加入玄学社肯定学不到东西。

  再说了,我现在也没心情和这俩道袍年轻人扯犊子!此时此刻,我只想快点找到那四只鳖,然后完成许诺肖鑫威的,再回宿舍美美的睡上一觉!

  可惜我的想法是好的,但现实却让我遇到了俩无赖!我已经摇头,表示自己不感兴趣了,可青色道袍年轻人,死活都不肯放手。

  我不耐烦的对青色道袍年轻人说,“没兴趣,请你放手!”

  等我说完后,青色道袍年轻人依旧不放手。

  这时,黄色道袍年轻人俯身到我耳边,故作神秘的说,“同学,你见过鬼吗?我们这个社团,只是打着玄学社的名头。但其实我们是抓鬼社团。”

  黄色道袍年轻人的这句话,又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我皱着眉头打量着黄色道袍年轻人,用眼神告诉他,让他继续说下去。

  等黄色道袍年轻人看出我眼神的意思后,接着告诉我,“没办法,一开始我们在学校注册的就是抓鬼社。可学校说我们宣传封建迷信,不肯给我们注册。后来没办法,还是教什么师的系主任帮我们向学校求情,才办了这个玄学社。”

  这一下把我弄无语了,如果没猜错的话,黄色道袍年轻人口中的系主任,就是我们系的系主任!

  仔细想想,系主任贼信这些东西。甚至信到盲目的地步了,不然也不会连我随口说的“八字相克”都相信。而黄色道袍年轻人说,系主任帮他们向学校求情,办玄学社也不是没可能。

  “那你给我看看你怎么抓鬼吧。”我突然对黄色道袍年轻人说。

  黄色道袍年轻人给我这么一说,傻愣在原地。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你傻啊,你以为鬼是大白菜,到处都可以见啊。再说了,你看过哪部电影里,有道士大白天的抓鬼?”

  还别说,鬼真的就是大白菜。在我们生活的四周,不知道有多少孤魂野鬼。这些孤魂野鬼都是生前有心愿没了解,等了解完后,已经错过了下地府的时间,变成了孤魂野鬼只能在世间游荡。

  这类孤魂野鬼,对人类是没有伤害的。想想,我国上下五千年,甚至还有原始人,这么多年来,死了无数人,在这无数人中又有多少人死后有心愿,然后心愿完成变成孤魂野鬼的?

  当然,就算黄色道袍年轻人真的可以抓个孤魂野鬼给我看,我还得和他急眼呢。

  要知道,孤魂野鬼下不了地府投胎,已经够可怜了。这些孤魂野鬼都很脆弱,就像泡沫似的。搞不好,一个不小心就把他们打的魂飞魄散了。

  “那抓鬼不得画符?既然不能给我表演抓鬼,那就表演现场画符怎么样?”我对黄色道袍年轻人说,“如果你成功抓到鬼,我就加入玄学社。”

  等我说完后,黄色道袍年轻人表情不自觉的抽搐了一下。过了好一会,黄色道袍年轻人才咬了咬牙答应我。

  我被俩道袍年轻人带到玄学社的小摊子里,很快青色道袍年轻人拿出了朱砂、毛笔、墨水等玩意,看起来有板有眼。我还以为他们真的会画符,真的会抓鬼呢。

  谁知道,等黄色道袍年轻人开始画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丫的哪叫画符,说好听点就是涂鸦!先不说,画符有多少讲究,现在这个时辰能画什么符。光凭黄色道袍年轻人画符的时候,连符头上的三笔都没画!我就知道这“符”是废纸!

  如果仔细研究过符或者看过符的人都知道,无论是什么符,符头都会有三点或者三笔!这三点象征着三清!结果现在倒好,黄色道袍年轻人瞎画了一张没有三清的符,还有模有样的念叨,“急急如律令!”

  等黄色道袍年轻人念完后,告诉我,“你没开冥途,如果你开了冥途会看到,刚刚这张符闪过了一道光。”

  顿时我觉得,黄色道袍年轻人说好听点是骗子,说难听点就是一神g!而且还是个有下功夫的神g,竟然连开冥途这种专业术语都知道。

  “那你帮我开个冥途呗,我想见鬼。”我没好气的对黄色道袍年轻人说。当然,我让道袍年轻人帮我开冥途纯属气话,毕竟我有y阳眼,想看鬼的话,直接开y阳眼就行了。而且我也不指望,道袍年轻人会帮我开冥途。

  等我说完后,也没想继续搭理俩道袍年轻人。这时,黄色道袍年轻人对我说,“同学,你看你,又急着走了吧。你不就想开冥途看鬼嘛,我有办法。你留个电话给我,三天后!只用三天,我到时候去找你,帮你开冥途,让你看看鬼。当然,如果你看见鬼后,必须加入我们玄学社。”

  真不明白,为什么这俩道袍年轻人那么想我加入玄学社到底有什么目的。不过,为了不继续被这俩道袍年轻人烦,我点了点头,“没问题,这是我电话。如果三天后你能帮我开冥途,那我就加入你们玄学社。”一边说,我一边把电话留给黄色道袍年轻人。

  这回我在离开,俩道袍年轻人总算没有在拦着我了。

  在我离开的时候,心里有些憋屈,怎么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那俩道袍青年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两朵奇葩。

  又在茫茫人海中逛了起来,真不知道跆拳道社到底在哪,那四只鳖也真是的,也不会来找找我。重点是,不找我就算了,起码也得打个电话给我,告诉我他们在哪啊!要知道,自从吴盈走后,我的话费就一直没人帮忙充!这丫的,早不停晚不停,偏偏今天停机了!

  在我漫无目的的瞎逛时,突然听到耳边有人说,“听说没,这都一年了,竟然有人挑战跆拳道社的社长!”“走,快去看看。听说还是个独臂男要挑战!”

  跆拳道社?独臂男?卧槽,刚才在我耳边交谈的俩人口中的独臂男,不会是陆健康吧!等我回过神后,发现刚才在我耳边讲话的俩人还没走远。

  我赶紧跟在那俩人身后,因为他俩肯定知道跆拳道社在哪!只要找到了跆拳道社,那四只鳖肯定在那里!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