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做免费做人爱视频的网站

第二十七章 捅破窗户纸

褚筝2020-04-14 16:25:10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震耳欲聋的吼声把睡梦中的吴王突然惊醒,只见吴王一翻滚掉了下去,惨叫声划破夜的宁静。

于封用力挠着头:“吴鸣大哥,吴王他掉下去了。”

吴鸣不紧不慢翻了个身:“你跳下去救他,我不想动,快去快回。”

“我不是不敢跳,我是怕走夜路。”于封赶紧解释道。

“听过一首歌吗?”吴鸣突然站起来,哼起了小曲。

“什么?歌?”于封很是纳闷,吴鸣这家伙心也真大,自己亲弟弟掉了下去,竟然还有闲心讨论音乐。

“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吴鸣飞身一脚把于封从蜈蚣头顶上踹了下去。

夜色浓重,如腐烂的尸体上流出来黯黑冰凉的血,蜿蜒覆盖了天与地。高大的山丘被黑暗模糊掉棱角,远远看去,似血肉模糊的脸孔。淅沥的雨下在黑夜里,所有东西都很潮湿,树木和泥土的皮肤开始溃烂一般,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味道。

于封踩在森林中充满泥渍的路上,脚边不时溅起涟漪,雨一点一滴落下,越下越大。

“这个天,从来都和我于某人不对头,下他妈什么雨!算了,还是找吴王要紧。”于封刻意加快了脚步。

“吴王!吴王!吴王!”于封边走边喊着,可没有一点答复,雨浸湿了于封的衣服,冷意逐渐传来。

“救命啊!”远处的密林突然传出吴王的嚎叫。

“窝窝囊的,老子来了!”于封对着密林处狂奔。

跑了约三分多钟,声音越来越近,于封对这声音再熟悉不过,就是吴王。不过除了吴王惊恐的声音,映入眼帘的是闪烁的火光。

于封站在原地,用手挤压着头部的雨水,“咦,不对啊,下着雨怎么有火光,吴王怎么一直喊救命?莫非遇到了什么危险?”

“于封!”吴王扑通跳到于封身上,于封感觉自己被一辆大货车瞬间亲吻,紧接着躺在泥窝之中。

吴王只觉得身下的东西软绵绵的,于是打开手机手电筒照射过去:“哈哈!于封,我以为你不见了呢。”

“窝窝囊,压死老子了,还不一边去。”于封抓起泥巴拍在吴王脸上。

“互相伤害呀。”吴王双手捧起一堆泥巴浇灌在于封面部。

“入侵者,你们有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竟然在这里玩泥巴!”一群红皮肤野人挑着油灯走到二人跟前。

于封赶紧给野人们赔不是:“各位兄弟不要生气,我们不是故意闯进来的,都是意外,意外。”

一名满嘴胡碴的野人一矛头插进树中:“这个小胖子杀死了我们的酋长!我们不会放过他的!”

于封笑道:“别闹了,我这个兄弟手无缚鸡之力,平日里胆小如鼠,缩首如龟,连个蚂蚁都不敢踩,他杀人我做梦都不信,不要冤枉好人了好不好,我可告诉你们,随随便便就诬陷人,诋毁人是要坐牢的,你们懂不懂法律?”

另一名野人挺身而上,恶狠狠的盯着于封道:“法律我们不懂,但是今天这个小胖子不能走!”

于封两手掐腰,与野人们理论了起来:“我说你们哪个屯的?不如约个地方,明天八点半你们带着你们的兄弟,我带着我的弟兄,咱们一较高下,今天太晚我实在不愿意动手打你们。”

野人们展开包围,纷纷将矛头对准于封二人,于封悄悄贴在吴王耳边:“你怎么把野人的酋长弄死了?”

“刚才掉下来的时候砸到一个老家伙身上了,那个老家伙好像是个什么酋长。”吴王忍不住笑出了声。

“那咱俩陪他们玩一玩。”于封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于封假装正经的咳了咳:“各位野人兄弟,我朋友他杀死你们酋长是他的错,一命换一命,我把他亲手送到你们酋长家门口,任你们处置他。”

野人们纷纷鼓掌,紧接着跳起舞来,野人们充满野性的舞姿,不由得让于封品味起大自然来,如痴如醉。就这样于封吴王两人淋着大雨,跟随着野人的节拍在荒无人烟的森林里跳着舞,踩踏着泥泞崎岖的小路前往野人的原始部落。

一行人走了近一个小时,雨渐渐停下,于封累地坐在满是泥水的路边,气喘吁吁:“我说你们这些野人住哪里?”

一名小野人回答道:“前边就到了。”

吴王站在大石头上眺望着远处,道:“我看到了,远处有点亮光,好像是个部落。”

这些野人们的部落集中在森林中离河流近的地方,房子都是被厚厚的茅草所覆盖的屋子,如果从外部看的话,很难看到房子里面是什么样的情况,但是走进之后就会发现,这些房子里面有些会分为两层,踩着木质的阶梯走上去,就会看到野人们居住的环境非常原始,就连坐的凳子都是保留着年轮木桩,不过往四周看过去空间倒是很大,还能摆放一些木制家具。

于封挨个参观着野人的房子,不由得被这种纯天然的气息吸引,“真不该叫你们野人啊,太智慧了。”

于封二人被叫到一间巨大的茅草屋里,这一间屋子只有一层,但是内部建筑无比气派,到处都是兽骨制成的桌椅,就连火把也比普通屋里的大了一倍。

“长老。”所有野人都投以敬畏的目光,开始敲锣打鼓。

一个年龄大概八十几岁的老野人走了进来,老野人的面部满是刺青,头顶着某种鸟类的羽毛,身上披着一件兽皮外套。

“杀死酋长的人是魔鬼的化身,天神啊,我祈求您赐给我力量吧,让我用大自然的剑斩断一切的邪恶吧!”老野人跪在一副木板前,上面雕刻着手持宝刀的天神,和倒在地上的各种魔鬼,猛兽。

吴王被野人们五花大绑,献到老野人的跟前,于封看到吴王惊恐的样子,忍不住嘲讽一番:“你看看你那怂样,是不是吓的说不出话了?”

吴王双腿间一股暖流经过,嘴唇打着颤:“于封,你可别耍我啊,我看着这群人都挺认真的。”

老野人打开古老的黑匣子,一股极其强大的热流散发而来,杀意逼人,屋内的一切开始燃起熊熊烈火,野人们纷纷下跪:“降临了!天神降临了!”

匣子里是一把刀,刀长三尺,刀面上印着密密麻麻的红色符文。老野人拿起刀,嘴里念念有词,于封听着声音很是熟悉,好像在哪里学到过,只是记不起来这是什么语言了。

“于封!他要砍我!”吴王拼命挣扎着。

“老子反身就是一个正蹬!”于封迅速拉进距离,一脚踢在老野人的胸口处。

老野人砰一下躺在地上,双手紧紧护着心脏的位置无力哀嚎,过了几秒便没了动静。其他野人见状拿起武器,可于封不给机会,一套组合拳腿,野人们纷纷躺在地上抽搐。

于封看着掉落在地上的宝刀,不禁感叹:“宝刀,宝刀,今天就是我于某人的了!”

于封捡起宝刀,握住的那一刻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一股暖流涌上心头。宝刀看似轻盈,实则无比沉重,于封心想可能是自己没有念咒语的缘故吧。

吴王叫住把玩宝刀的于封:“给我松绑呀,一会他们救兵来了怎么办。”

于封挥刀斩断绳子,这种暖暖的感觉让于封直叫好:“吴王,这刀太给力了,拿着它比贴暖宝宝都实用。”

于封自从拿起这把刀后,被淋的湿漉漉的头发竟然一瞬间干了起来,衣服也是如此,吴王摸了摸于封的衣服,惊讶道:“我去,这神器呀!我拿一下试试。”

吴王也紧紧握住了宝刀,吴王浑身上下的皮肤隐隐约约有一股红光在缓缓流动,身上的雨水被渐渐蒸发。

“你们这群魔鬼,还我们鸿鸣刀。”倒在地上的小野人吹起号角。

于封拉着吴王就往外跑:“快溜,他们摇人了!”

刚出门,就看到百十号野人拿着弓箭长矛堵住了去路,于封拿出宝刀,叫嚷道:“你们今天给老子腾出一条路,不然你们一个都活不成,你们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是天神拍下来的救世主,我旁边的这位是小天使。”

吴王赶紧打配合:“对,我是小天使吴王,你们识相的话给老子下跪磕头,算是将功补过,不然我发起火来,明天就是世界末日。”

领头的野人道:“你们砸死了酋长,还打伤了我们的同胞,救世主和天使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于封指着领头野人批评道:“冒昧无知,实话告诉你,你们的酋长是魔鬼转世,天使吴王是受了神的指示才砸死他的,我是救世主我最清楚这件事,本来想瞒着你们的,因为我们不能随便透露真实身份的,这把刀我也必须带走,因为这把刀是本来就是神的宝物。”

领头的野人听着于封说的话感觉很有道理,于是与众人开始议论起来,于封对着吴王眨了眨眼睛表示顺利,吴王感觉很有趣,又开口道:“今天,你们这群无知的民众竟然还想杀死我,不过我不责备你们,因为你们是受了魔鬼的诅咒。”

一名野人插嘴道:“天上来的人都会魔法,你们会吗?”

于封拍了拍胸脯:“当然会,你们看好了!”

于封双手凝练出一枚巨大的火球抛在空中,火球爆炸发出巨大的声响,野人们见状纷纷下跪。

“真的是救世主大人!”

“救世主大人饶命!”

“救世主大人!天使大人!”

“保佑我们平安!”

于封将宝刀扔给吴王,双手背在身后从人群中走了出去,笑道:“放心,在下保佑你们世代平安。”

“继续磕头,不要停不要停,磕到天明。”吴王一蹦跶一蹦跶地走了出去。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