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做免费做人爱视频的网站

第二十二章 盲生棋手

褚筝2020-04-15 00:45:07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小渔村东头的丘陵下,无声无息,两间小木屋的门被打开了。,

“匆匆百年,老头子我又回来了,我还以为,看不到今天的太阳了呢”一出门李化成就一阵感慨。

“一百年,还真是老不死啊”李韶阳自顾自的瞎嘟囔。

“你瞎嘀咕什么呢?”李化成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说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间我已经是一个百岁‘老人’了”李韶阳嬉皮笑脸的打哈哈。

对于他来说,这芥子空间的百年岁月与真实世界的百年并无区别。都是他‘短暂’一生的一抹浓墨。磨砺的不仅是修为,还有心性。

“还真是,如果这么算你小子还真是一百多岁了,不过你这一百多岁说实话可真是有点‘虚’啊!”说着老李戏谑的看了一眼八九岁模样的小韶阳,打趣道。

“……”李韶阳真的是无语了,自己的悲惨童年,真是没话说了。

算了算时间,芥子百年,苍昀不过三个时辰,整个小渔村的人都没有发现他们的消失。太阳仍然在半山腰上散发着余热。

李化成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回头看了一眼李韶阳笑眯眯的问道:“孙子,你饿不饿?”

孙子?我……好吧还真是你孙子。

李韶阳神同步的也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道:“还真是有点饿,我在芥子空间里没吃没喝现在一出来还真是有点饿,爷爷今天吃什么啊?”李韶阳笑着问道。

祖孙相依的这两年,家里的伙食一般都由老李全权负责,老李看似爷爷,实则是小李子的衣食父母。

“今天鱼干好不好啊?爷爷好长时间没有出去了,地主家也断粮了”老李随意说着。

“好啊,爷爷做的饭,我都喜欢吃”李韶阳极速的说着,祖孙两人匆匆准备着大餐。经过芥子空间的疯狂长个,小韶阳也被允许进来给自己搭手了。

平凡的小渔村,朴素的小木屋,夕阳下,红霞透过树荫照在人脸上,一老一小将家里唯一的小木桌搬到了门前的大树下。黄昏的天空中,袅袅炊烟缓缓升起,有一种温馨叫做家,一个由‘留守儿童’和‘孤寡老人’共同组成的家……

夕阳西下,大泽旁的小渔村空气中弥漫着水汽,渐渐变成了薄雾。小木屋上的炊烟渐熄,大米饭的香味混合着鱼干味飘荡在空气中。

“开饭了!”两个人几乎同一时间大声开口喊出了一句话,这是两人这些年来唯一的默契。

“臭小子,好吃吧?”

“嗯,嗯,爷爷……做的饭最好吃”李韶阳闷头扒着碗中的饭,口齿不清的答复老李的话,就这样了还在往嘴里添饭。

“慢点吃,你虽然能吃,爷爷还是能养的起你的,爷爷可是有‘老婆本’的男人”李化成老神在在的说,这年头老光棍都会自夸了?

“再添点……慢点吃……呵呵”夜色渐进,两人在欢笑中吃了一顿饱饭。老李看了看桌子上堆积如山的碗,又走到屋里的床底下翻了翻自家的米坛子。见底了……

“老头子的老婆本也见底了,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老李苦着脸说道。

入夜,皎洁的月光给渔村笼罩了一层薄薄的轻纱,屋里传来了鼾声,李韶阳早已经去和老神仙论道了。李化成独自一人飞上屋顶看着今天格外圆的月亮。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李化成轻吟诗句,不知其中是什么意思。

“世间种种,从来不需要他存在的原因和理由,但都有他存在的价值,这一个人,需要万古的等待,需要葬送一代又一代的前人,只为他一人追寻最终的因果。”

“但是谁又会关心这个被选定的人是否愿意呢?想不到现在老头子我也会道心动摇,是太绝望了还是太有人性了呢?我已经堕入红尘太深了”李化成自嘲道。

“我又能做什么呢?我只能保证你有一个和普通孩童一样的童年罢了,自顾自的上演一出戏,而观众只有一个人,却也深入戏中”李化成半天憋出了一句话。

夜微凉,一个老人须发花白,宽大的衣衫下,遮住了是衰朽的肉体,遮不住的是绝望中的悲凉……

同一时间屋顶的另一边,一大一小两个人影突兀的出现,无声无息,竟然没有任何痕迹。两个人如同黑暗中的王者,皎洁的月光竟然也驱散不了两团人影周身的黑暗。

“可是你没有错,只要你没有错其他的就与你无关了”其中大的人影接过话,沙哑的声音回答他。

“你们来了,你们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和我交流了”李化成淡淡的说道。

“你乱了,你知道吗?所以我们来找你了”其中小一点的人影说,声音也很沙哑,不过却感觉更年轻一点。

李化成没有继续说话,只是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道:“这个阶段,你们不该出现”

两团身影闻言后,向李化成深鞠一躬,徒手撕开了空间,虫洞幻灭,两人回头看了一眼李化成,摇了摇头最终不知去向。

“累了,老头子我也要去休息了”说着李化成从屋顶一跃而下,轻轻推开门径直躺在床上,不久,屋内传来了两道微弱的鼾声。

翌日,红日初升,其道大光,迎着朝阳,李化成早早的起床,来到了码头。现在开始老头子要过上吃了下顿某记下顿的时候了。小渔村自制码头上,停泊着五十多条小船。正值休渔期码头上几乎没什么人,不过有一个例外,有余却已经快要扬帆启航了。他的儿子长生也在小船上帮忙。

“有余,臭小子等等你成叔”隔着老远李化成就大叫了起来。

“哎吆!成叔,你怎么也来打渔了,我以为就我一个人呢”有余憨厚的摸了摸后脑勺,一脸热情的跟成叔打招呼。

“哎!家里养了头猪,粮食不够吃,只能靠我这个黄土埋了大半截的老头苦苦支撑了。”

“你家啥时候养的猪,我怎么不知道?”有余没有听出来弦外之音,继续问道。

“你个小兔崽子,我觉得你就是头猪!”李化成一把年纪斗嘴从来没输过。

“哎吆,成叔,孩子还在旁边呢,给我留点面子”眼看自己的威严被李化成践踏,有余忙着提醒成叔不要太过分。

老李这才发现自己的旁边还有一个身体瘦弱的孩子呢?

“爷爷好”长生一脸笑容,很有礼貌的向李化成问好。

“嗯,爷爷好的很”李化成点了点头,阴阳怪气的答了一句。

一旁的长生感觉莫名其妙。

“出来怎么还带孩子呢?大泽是什么地方你不清楚吗?我们都不敢深入,你怎么敢带孩子去”李化成质问道。

“我家长生今年十岁了,十岁已经不能算孩子了,老子十岁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他是老子的儿子,也要像我一样,不然将来当啃老族吗?”有余不疾不徐的解释道。

“说的真好!”老李看了看有余和他儿子长生满脸羡慕的说道。

“我家的小兔崽子可是真的啃老啊”李化成立刻跳脚了。

“成叔开玩笑了不是,韶阳才多大?所有虚头都算上也不过三岁吧”有余以为老李又拿他开涮,直接无视了他的话。

老李也不解释,站在码头上看了看自己家的方向,可能有二里地吧。

老李看了看一旁的有余和长生,面不改色的说:“捂住耳朵,不然后果自负”。

长生看了一眼自己的‘老父亲’那意思分明是在问真的要这样做吗?

砰,啪!一句话不合上演了棍棒之下出孝子的剧情。

“不要怀疑,你李爷爷从来没有错过,懂了吗?”有余问道。可怜的长生泪眼汪汪的看着自己的老子,点了点头。

李化成看着两人的表现满意的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李化成口吐玄黄气空气中一道威武雄壮小山般大小的狮子印记渐渐凝聚成型。

“吼!~李韶阳,你给我起来!”只见雄狮向前走了两步,高傲的抖了抖自己的鬃毛,张开血盆大口大吼了一声。

无形的声波在虚空中散发阵阵涟漪,老李身后水里的青蛙被吼的直接翻白肚了,老李身前,泥土横飞无形的声波将邻家的屋顶上的瓦片都给掀翻了。

此时的李韶阳正在梦里畅游呢?突然一声大吼,木门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撞开,被子瞬间被巨大的风浪卷的倒飞开来。李韶阳整个人都被撞到了墙上,好久才掉下来……

“爷爷,我来了……别叫了!”

砰!李韶阳从墙上掉了下来,眼没有都还没有睁开就穿着李化成宽大的麻衣出去了。

远远的,李韶阳就冲着码头的方向大喊:“爷爷,你什么东西落家里了,我给你带过去。”

老李这边,雄狮再次向前一步,张开大口又是吼了一嗓子:“你快给老子过来!”

此时,长生和有余两个人已经被震得口吐白沫了。

“成叔,你可真有良心,还提醒我捂住耳朵,要不然我有余可能要聋了”说完父子俩斗鸡眼一般歪歪扭扭的站了起来。

小木屋门前的李韶阳又一次被袭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两眼发晕道“知道了,现在去。”

李韶阳临近码头,有余和长生眼都直了,这个是韶阳吗?他不是才三岁吗?有余看了看自己的儿子长生,又看了看现在的韶阳,他很想问老李是不是把原来的小韶阳给卖了,这是不是他和哪个老太婆的私生子。憨厚如有余此时也是一脸的不相信。

一边的长生和李韶阳站在一起比了比身高,这个韶阳只比自己矮了一点。

“你真的是小韶阳吗?你这几天吃什么了?”可怜的长生下巴都惊掉了。

对于长个事件,老李不好多解释,只好打圆场说道:“吃了什么?他把老子的老婆本都吃没了。”有余和长生父子两个人倒也好骗,真的信了。

脸上分明写着:原来如此。

李韶阳不为所动,自顾自的问道“叫我来干嘛?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天天就知道睡觉吃饭,你看看你长生哥,人家都能独当一面了,你还在啃老”老李苦口婆心的说。

李韶阳心想自己还是个孩子啊!好像看穿了李韶阳的内心,老李说:“昨天,你把爷爷的所有家当都吃完了,爷爷现在很穷。俗话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啊!”

这解释……没问题。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