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做免费做人爱视频的网站

第三十二章 来了!

褚筝2020-04-14 08:05:1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说谁呢!谁在里面谈恋爱?你在说一遍!”李玫瑰眼睛都要喷火似得瞪着那说话的人,他么她的大师姐会在那里面谈恋爱?开什么玩笑!

  “那人长得那么丑,大师姐怎么会看上他!你不要乱说!”封菊花也是一脸愤然,手下雀雀欲动,想打人!

  “额我就是随口一说,像狄大师姐那么漂亮的人怎么会呢,呵呵。”那人干笑着,面上十分尴尬,说完后便是逃也似的溜了。

  尼玛,这两个火系的女人可不好惹,那脾气

  那人走后,封菊花和李玫瑰对视一眼,奇怪,上面确实没动静。

  就在众人觉得狐疑的时候,上方猛然传来一声巨响。

  “砰!”伴随着声音,那原本包裹严严实实的藤蔓球体炸裂的到处都是,啪踏啪踏的落在地上,从中飞出两道身影。

  看那身影,两人似乎都无大碍。

  只是还未分出胜负?

  啪,啪两声落地,李然和狄百合面对面站着,神情具是有些晦涩。

  半响,狄百合抬头看了高台上的朝霞峰主一眼,什么也没说,下台了。

  “什么情况,怎么狄百合下台了?难道她输了?”

  “不会吧,发生什么事了”

  弟子们惊讶万分,眼神来回瞅着下台的狄百合和李然,怎么突然就下台了

  紫寒皱了皱眉,抬眸瞥了眼仍站在台上的李然,这个人果真不简单

  刚才狄百合经过她身旁的时候,她隐约感觉到狄百合身上气息不稳,似是受了伤。

  裁判也是愣了半响,回头看看那些峰主们,又看看站在台上的李然,末了宣布,“幽寂谷李然胜!”

  李然听到胜利后,才缓缓走下台,拼命压制住体内翻腾的血气,他还真是小看了那个女人,若不是刚才紧要关头他用空间吸收了那跟银丝,此番败的就是他!

  不过那空间的秘密

  李然眼神不着痕迹的瞟了眼不远处的狄百合,她应该没有发现,毕竟他使用的十分隐蔽

  若说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他还真不敢使用那空间,或许是天助他,那狄百合正巧遮蔽了众人视线,他这才敢将空间暴露出来。

  狄百合站在原地默默疗伤,先前一幕还回想在她脑海。

  她那一千五百珠的攻击明明可以击败李然,却是莫名其妙的,被那人化解了,她尽全力发出的一击就那么消散

  还被李然释放出来的金系术法伤的不轻,体内灵力也是消耗一空,不是李然的对手了

  她不知道李然使用的是什么法宝,怎么就能将她的攻击化解

  高台上,朝霞峰主神情有些抑郁,看着台下正在疗伤的狄百合,默默叹口气,她朝霞峰此届内门大比的成绩算是创了新的记录,一个史上最差的记录!

  以往就算再差,前五总该有,而如今,就连前五都没有!这可让她着实没有颜面

  只是她也不能责怪狄百合,毕竟她也尽了全力,这个结果谁都不想。

  “唉,我朝霞峰这届算是到头了。”朝霞峰主面上一抹无奈,苦笑着。

  一旁几位峰主听罢也是叹口气,这届大比最大的异数,便是幽寂谷。

  也不知那个地方到底有什么魔力,千年前如此,如今千年过去,竟仍旧如此

  中间衰败的千年光景,似乎只是闹着玩的一般。

  这崛起的速度让人始料未及

  下意识的,刑律峰主往紫寒那边扫了一眼,似乎自从这个丫头出现,事事都开始变了

  原本平静的幽寂谷,被她的到来,弄得有些不再安静。

  -----------------------------------------------------------------------------------------------------------------------------

  无极轩中一无名山头,层峦叠翠云雾缭绕,一高挑身形站在悬崖处,那古井无波甚至有些幽静的美丽眸子隔着层层云雾望向远方,黑发银袍,看起来极为高贵神秘。

  后方,一有些妖娆的女声想起,“不是说离开了吗,怎的还未走。”宗主依旧那身红袍,性感至极,扭着水蛇般的腰身上前,望着前方那抹站在悬崖前的绝美身影,唇角不禁微撇。

  这女人,实在恐怖。

  “先前说过,大比结束后再走。”那银袍女子也就是司徒银洛,头也未回的答道,声音犹如云般缥缈,令人捉摸不定。

  宗主听罢挑挑眉梢,一耸肩,“你何时走都一样,反正迟早要走,留在这对你也是无用。”

  司徒银洛回眸瞥了眼宗主,眼神十分平静,却是有着一种令人慑服的魔力一般,“不一样。”

  “如何不一样?”宗主问道。

  “这一届的大比出了几个机缘之人。”司徒银洛并未答话,直接转了话锋,侧头望着那层层白雾,似是穿透远方,瞧见了内门大比的情况。

  见司徒银洛不答话她也并未生气,只掩嘴呵呵笑着,“呵呵,哪届大比没有几个机缘之人。”

  “此届不同,异数频出。”司徒银洛眼眸微眯。

  不知怎的,李然总觉得身上有道视线一直在看他,只是看了眼周围,却并未发现有人在看他,错觉?

  宗主闻言神情有些讶异,“怎么,你对那些人感兴趣?”

  “并未。”司徒银洛收回视线,转而看向宗主,“此届第一,你猜不到。”说着,那眼神廖若云雾,轻飘飘的,让人看着觉得她刚才说的话不过是玩笑而已。

  只是宗主看不出她神情的疏漏,不知是玩笑还是正紧,只挑眉问道:“哦?是吗”

  说罢便是耸耸肩,“莫说这一届,纵是往届,我也从未猜对谁是第一”

  司徒银洛闻言只轻垂眼眸,山风有些凉,吹动着她额间发丝,平缓唇角显得有些面无表情,“此届第一,你不仅猜不到,还会十分意外。”

  司徒银洛话音刚落,身形便是消失在崖边,走了。

  宗主瞧着司徒银洛消失的方向,神情也有些古怪,她会觉得意外?

  到底会是谁呢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